“这里就是我家”


记者跟着阮超一走进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韦曲街道西秦公司小区,老远就有人和他打招呼:“小阮,今天回来啦。”

“大伯,您出去啊,刚下完雨,小心路滑。”“姨,带娃耍着呢。”“哥,你这一身花花衣服还挺好看。”……阮超熟络地跟每个人聊着天,就像这里是他从小生长的地方一样。

32岁的阮超,是长安区民政局中心敬老院副院长。2019年10月,长安区开展城市小区“末梢治理、为民服务”行动。从这时起,阮超就成了包抓西秦公司小区的服务长,也是第一责任人。


刚进驻小区开展末梢治理工作,阮超在摸底调查时就碰了壁,深刻体验了一把“门难进、脸难看、事难办”。他倒是不气馁,天天拿着大笤帚扫院子。一周后,终于有位大爷问他:“你是不是新来的保安?”阮超赶紧介绍自己,就这样慢慢地和居民搭上了话。

西秦公司小区是建于2000年的职工住宅楼,2栋48户约150人。近年来,由于公司濒临破产,小区治理各种问题不断。阮超要完成的工作包括4方面18项,比如建筑节能改造、老化管网改造、完善安防消防照明设施、补植绿化、设置生活垃圾投放点等等。


本来就时间紧、任务重,就在所有工作刚要开始之际,新冠肺炎疫情又突然来袭,一切摁下了暂停键。

疫情防控伊始,阮超就号召居民众筹,在进入小区的巷子口安装了铁艺大门,支起小桌子,给居民登记出入信息、测体温。而他和社区工作人员24小时值守,扎实做好消杀防疫、入户核查、信息上报等工作。经过疫情防控期间以心换心、将心比心的服务,阮超和居民的感情越来越深,工作推进也越来越实。志愿者队伍建起来了,临时党支部也成立了,社区改造的初步意向更是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居民认可。


3月底复工复产后,阮超联系街办、社区、自建单位,召开了居民大会,成立西秦小区自管会。随后,召开小区服务长和街道联系长以及社区民警、法律顾问、物业服务者、自治组织联席会,邀请施工方、设计方到场,探讨小区改造相关事宜。会后,阮超逐户拜访消除居民顾虑,并承诺“有事找阮超”。最终,全部住户一致同意配合老旧小区改造,施工方顺利进场。

拆的第一颗“雷”是位于小区一角的违建房,里面堆满了废弃家具等物品,有人还不断扔垃圾进去,整个房屋臭气熏天。离得近的单元,一年四季都不敢开窗,致使居民和物业公司的矛盾不断升级。拆的时候,光垃圾就清运了8车,合计21吨。阮超一直坚守在现场,凌晨时分,一位老奶奶喊他:“娃,太辛苦了,回来我给你下点儿面吃。”阮超连连道谢,面虽然没吃,但得到居民支持,他心里也是暖暖的。正是从那时起,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把他当自家娃对待。只要他在小区,到了饭点就有居民喊他到家吃饭。一位大姐知道他爱吃粽子,就时不时地给他包一些。当记者随阮超在小区里采访时,正巧有位大姐端了盘洗好的葡萄请他吃。

大姐告诉记者,自己和阮超是不打不相识。当初,阮超上门做工作,大姐心里有气,说话不好听,冲他扔过一条毛巾。阮超说:“我把自己当弟弟,被姐姐说两句那有啥。我当时跟姐说,正好热了擦擦汗,要是有水,也给我喝一口吧。姐当时就笑了。她老公现在是自管会主任,特别支持我工作。”

担任单元长的何文庆大爷,也是被阮超感动、第一批站出来参与小区治理的人。何大爷是两年前搬来的拆迁户,刚来的时候特别失望:“这个小区又破又烂,还没有我们村里好。”何大爷一心想着,等回迁房盖好赶紧搬走。但阮超的到来,让何大爷看到了希望。小区院内有一棵歪脖树,压得院墙开裂变形。为了防止墙体倒塌造成危险,阮超找工人锯树、联系环卫清理垃圾,忙活了一天。何大爷说:“我看这娃儿实在辛苦,就过去帮了他一把。现在我当上了单元长,邻居有小事了先找我说,办不了的就一起去找楼栋长,再不行就找自管会,最后实在解决不了的找阮超,很有章法。小区无论民风还是环境都越来越好了!”


如今,在小区临时党支部的领导下,通过自管会的协调组织,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,居民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务的意愿越来越强,实现小事不出单元、麻烦事不出小区。以拆除楼顶太阳能和改造防盗窗为例,居民反对意见较多,阮超和自管会成员就挨家挨户宣传政策,并发放调查表汇总问题,与施工方针对问题解决方案反复沟通。就连防盗窗的材质、款式、颜色等细节,也是和居民们共同协商决定的。目前,34户太阳能已全部拆除,41户防盗窗已改造喷涂完毕,等待安装。居民们不但心服口服,还个个夸赞阮超想得周到。

面对赞誉,阮超说:“这里就是我家啊,‘有事找阮超’终身有效。”